《这是我的大学舍友|不算大学的大学生活》北京

来源:http://www.anjijiaoche.com 作者:书评随笔 人气:148 发布时间:2019-11-28
摘要:那一晚,我们除了诧异之后,更多的是第一次觉得生命,原来真的可以那么短。特别是才20岁的芷芷。     但这都无所谓,每个人都有缺陷,我们磨合。        黄蔓宸心里叫苦不迭,

那一晚,我们除了诧异之后,更多的是第一次觉得生命,原来真的可以那么短。特别是才20岁的芷芷。

    但这都无所谓,每个人都有缺陷,我们磨合。

        黄蔓宸心里叫苦不迭,还好一起上课的有几个班级,一个课室有二百多人,否则真是头疼怎么同时成为五位美女逃课的“帮凶”?

后来,我总结了一下,大学周围有三类人:一类是认真读书,积极上进的,这类人争分夺秒为自己的未来铺路。而第二类人就是一边享受生活,一边努力,碍于辅导员的震慑力是极少逃课的;而第三类人纯粹就是享受大学生活的。但杨芷芷这号人物,哪类都不能断定,因为她的时间是很自由的。她很珍惜时间,却不是纯享受生活的那种。别人去玩,她极少参与,别人成群结伴在喝酒胡闹,她只是静静的呆着。我们邀请她去绿道骑自行车,她在高兴之余,在打了个电话给她妈妈之后,一脸不快的扔下一句:“对不起,我妈妈不同意”之后,她居然跑去图书馆看书。唉,不是我们忽略她,而是她根本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。

  醒来后的时钟和窗外陌生而鲜活的面孔,告述我,那个梦,是虚,是无。只是他们的身上,多少有点我曾经的舍友或者同学的影子。

      “顺便也帮我打包一份……”

我记得我们大家提议去绿岛时杨芷芷是第一个欢呼雀跃着说要去的。可是后来她却因为母亲的反对没去。

  我是一个北方人,又或者不是,因为我的家那里是中国地理上的中间~湖北,而我的另外三个短暂的大学舍友却是真真正正的北方人,四个人,可能除了我以外,都是有着一如北方人特有的豪爽。

      大学宿舍里一共同住六位女生,都是同班同学,一起渡过四年大学。然而大学的宿舍舍友并不像小说里那样亲密,女生都是敏感动物,长时间共处是难免没有摩擦的,常常会为了某些小事拌嘴斗气,而后大家又聚一起和好如初。

我还记得我跟她去逛街时,忽然下起滂沱大雨,大雨无情的拍打下来。杨芷芷却一个箭步的拿着伞冲到老奶奶跟前将其搀扶起,而对方是一个年迈的乞丐。那时,我仿佛看到了杨芷芷一种伟大的光环。因为她不顾自己穿的是长裙蹲下去扶起她,因为她不畏惧那社会上盛行的:你去扶老人,老人反过来讹你一笔。

  但事实是完全和蔼的宿舍是不存在的,王文飞也常常把打完球的球衣乱丢,也包括在宿舍里炫耀他所谓的球技。孙文则是和貌似女友的人没完没了的打着电话。李贾总是在睡觉前喜欢看小说,连床上都是书,后来才知道他的行李,差不多很大的一部分都是书籍。估计那天接他的学长事后都会调侃相对来说搬他的行李,是真正的做了一回苦力。关键的是,他看书常常不知不觉睡着了而不关离他最近的灯。

      洪菁菁大多数是不理会周柏冰的,常常自己跑出宿舍继续煲电话。董冬爱化妆爱打扮,富二代又是学校里模特队队长,不仅是宿舍里的一枝花,更是学校里的一枝花,宿舍里更是堆满了各类衣服包包化妆品和男生送的礼物。宿舍长朱秀恩重秩序,大二的时候竞选学生会会长成功,励志在政界有所发展。梁君诺是班里连任四年的团支书,家里最宝贝的小女儿,桌子上常常堆满家里寄来的特产,成了宿舍里贡献小零食的“小卖铺”。

听别人说,她爸爸也是白血病死的。

  我要去准备开水了,如果有人感冒了,我这里有开水一直都会有。

      “好啊。”

我们生活的宿舍从此只有5个人,我的床头,也着实是少了一个人。

  我们都是大人了,在高考以后。

      “那你帮我打包吧……”

现在的我们知道真相之后,觉得杨芷芷的一切奇怪都可以解释的通了。最可悲的是,没人在意过她,就连我,也是对她爱理不理的。所以,不曾在意她的药箱,比别人多一个,大一倍。

  我和王文飞差不多前后到达,以至于,我一直认为我们是同时到达校门的,拖沓他的,是他的篮球。

        从大二开始,舍友们已经慢慢进入“懒癌”末期,黄蔓宸常常是跑腿的份儿,后来舍友们发展到逃课成瘾,黄蔓宸常常是自己应完老师的点到,还要悄悄跑几个座位冒充其他五位应到,每每这样的“提心吊胆”过后,黄蔓宸总是课后回宿舍发脾气,坚决是最后一次,绝不姑息放纵五位继续逃课。

可是我跟我舍友,心里都不是滋味。

  我想,我的梦境是在暗示,我想我的同学了,我想我的舍友了。其实理性在告诉我~这一切都是归功于没有一个完整的大学人生体验的遗憾。

      可是黄蔓宸心里是感动的,因为自读书以后,她并没有过过正经的生日。人生中有印象的第一个生日,是宿舍的五位美女替她举办的。黄蔓宸大一生日那天,六位女生偷偷在宿舍喝啤酒,醉了大闹宿舍,辛亏隔壁宿舍长过来提醒下,否则宿管阿姨就要上来查寝了。

这让我很好奇,这小姑娘这些年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。

  第二个是孙文,厚厚的玻璃眼镜,倒像是一个学长,但后来证明,他的眼镜只是一种伪装~他并不像他的外表一样热爱学习。

    “睡觉能不能煲电话?”宿舍上铺的周柏冰睡眠质量很差,常常听到下铺的洪菁菁和男朋友煲电话时的打情骂俏很是反感。

可是,后来经过朝夕相处时,我才慢慢发现芷芷也在试着离开她母亲的襁褓,她是试着去独立的,但这独立的背景下是在大家的冷漠与排斥之下。

这一切都不重要,宿舍之外,有更好的东西~

      黄蔓宸进了这个学校里“风云人物”的宿舍,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。整个宿舍就黄蔓宸比较平凡,舍友们甚至不能理解黄蔓宸为何总是兼职,她们无法想象没有父母支持的日子。而黄蔓宸在校成绩也不是特别突出的,但该考的证书一个都不拉下,还常常做好作业之后被其他舍友“参考”。

在我们大三拍毕业照的时候,有位新的老师在确认人数时,一直在清点人数,数到最后眉毛都是皱着的,一脸无奈。而在点到30号杨芷芷,我的回忆又重新涌出来了。

  以至于我在以后的日子,无数次的回忆我曾经的舍友随着时间越来越模糊的面容。

      大学毕业几年了,五大美女都结婚当了妈妈,可是她们都不会忘记大学里疯狂而又单纯的岁月。

可真别说,她的通迅录里的电话寥寥无几,而我跟我舍友的就占了好几个。但是,有一次我因为手机短路了,便借了她的电话来打,谁知道我特无语的发现她手机里的通话记录里除了她母亲打来的,几乎都是她母亲的。

  而我,是一个怪人~后来在百度上才知道。我的苦恼,心情不佳、忧伤,终日唉声叹气,除了英语和计算机编程,对日常生活的兴趣丧失兴致乏乏,是一种"抑郁"。

      大学毕业典礼过后,宿舍长朱秀恩拿出四年大学宿舍的收支小册子,回忆着大学四年生活的点点滴滴,大家都哭得稀里哗啦,还约定了以后大家聚会的时间地点。哭得最难看的是梁君若,还自我反省没有分后零食给各位。大家都有家里安排的工作单位,唯独黄蔓宸心里怀揣着创业的理想,要出去社会闯荡。

转眼间,我们喊了一年师姐的位置被我们替换上了,心里当然是雀跃万分的。可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却发现有个舍友迟迟未归。起初我们还以为这位行踪不明的舍友只是延长了暑假的时间。但是后来我们才知道了杨芷芷把这个暑假延长了很多很多,直达坟墓。

  也许,还有爱情。

    黄蔓宸的大学象牙塔生活没有其他正常学生那么轻松,因为是半工半读,还要完成学业任务,所以黄蔓宸总是在图书馆,课室,宿舍,兼职店奔波,几乎没有太多空余的时间。因为对于她来说,一个月少一天做兼职就是少一天生活费,就要饿一天肚子。

我们是多么平凡和普通的人呀,可是,有人却在冥冥之中被人安排了人生,甚至是死亡。

  从高考结束到拿着"长大"录取通知书来报到,这期间整整休息了三个月,近百日的生活是庸冗而懒散的安逸生活,神经已经高度松弛了~我需要曾经也无比期待和开始的大学生活。 紧张的高考后需要放松,可是~可以说没人喜欢这种长时间的放纵。更多的时候,我要自由。

      “下去吃饭吗?”

可是,为什么我回忆里记得的永远是那个女孩最落寞的表情。在她说,她想重新选择自己人生的时候那种被什么给灼伤的表情。

  二

        可是总禁不住梁君若满桌零食的诱惑,洪菁菁和周柏冰的卖萌,学生会会长朱秀恩的压力疲惫诉苦,董冬爱的美人护肤品。所以,宿舍里常常就是黄蔓宸头一分钟发脾气,另五位美女就乖乖收敛,一起讨好为他们逃课作掩护的黄蔓宸。

刚来大学的时候,我觉得杨芷芷是全宿舍最矫情的一个,因为她来到宿舍后的一切全部都是她母亲替她打点好一切的。无论是擦桌子还是挂蚊帐,全都是她母亲代劳。这是芷芷让我讨厌的地方,因为本该独立的时候,一个子女凭什么还要母亲劳心伤神呢?

  我曾经和所有的大学生一样~

之后,芷芷的离去只是刮了一阵风,人们只是惋惜一下,缅怀一下,然后,除了名字之外,仿佛这女孩真的没来过。在点名字的时候,老师们也故意的跳开杨芷芷这个名。

    大学里有教书育人的良师。这里聚集着众多学者和专家,他们精通本专业的基础理论。你只要有兴趣,你就可以了解到最新的学术成果。还有丰富的科研实践经验。还有熟悉教育教学的客观规律,把我们从缺乏家长管制的心收拢。

不过芷芷过后哭的很厉害,我以为她会有一个伟大的理由。谁知道她只是杞人忧天的说:“要是我妈妈以后也是这样孤独终老怎么办?”

  第三个过了两天才到~李贾,行李估计比我们几个加起来都多。他也是我们中间个子最矮,也是最热爱学习的人和学习成绩最好的那个人。还有~没有戴眼境。

但是她这份谢谢我到底还是心领了,我不想这么早就可以散发出那些母性的关环。

  是的~我有轻度的抑郁,那时上学的时候不明显而已。

她说大学的生活原来真的那么无聊的。我跟她说,大学其实应该是一个拾梦与创造梦的地方。那时,我问她为什么要上大学时,她说,不是说没上过大学的人生是有缺陷的。因为不想有缺陷,所以憧憬着要过来。

  我的宿舍是干净而明亮的,对于一个喜欢看书的人,这是一个好地方。但后来,我知道我错了,空旷的大学里读书最好和包括最适合学习的地方只有一个地方——图书馆。

被灼伤的回忆

  第一个到达的是王文飞,以至于他我是记得如此清楚~他是拍着篮球到达宿舍的。他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~他的笑容让人感觉到很自然,洁白的牙齿会让你感觉到~最少他是一个在独自生活都不邋遢的男人。

也许是这份好奇,我才慢慢的跟她熟起来。

  我因我的倔犟我又回到了"长大",我在宿舍之间行走,我跛着脚,我是宿管,其实我还是学长。

而那些属于芷芷的衣物早就被伯母清的一干二净,那样的小心翼翼。伯母走时,她还向我们道谢,谢谢我们充实了她大学的生活。

    而现在,我只是一名长江大学生宿舍管理员。(以下长江大学简称"长大")

不过我真的很敬佩她每天都能跟她母亲打一通电话。这也着实让人纳闷,她们整天有那么多话讲吗?况且一有什么假期,她就往家里跑。这让我跟舍友猜疑这人是不是有恋母情结。

  宿舍生活是复杂的,可以脏乱不堪,也可以相濡以沫,当然也可以矛盾重重。

摘要: 被灼伤的回忆刚来大学的时候,我觉得杨芷芷是全宿舍最矫情的一个,因为她来到宿舍后的一切全部都是她母亲替她打点好一切的。无论是擦桌子还是挂蚊帐,全都是她母亲代劳。这是芷芷让我讨厌的地方,因为本该独立的时 ...

  我最早来到宿舍,当时我还在胡思乱想——要是按照监狱的那种规矩~我最早,我就是老大。

她有跟我提过她大二不读了,但是没跟我重点强调她的离去。就连她最后的离开也是那样默默的,在我们高高兴兴地准备行李时,我只是看到她出门后一瞬间的背影。那一瞬间的回忆现在已经定在我脑海里了,却伴随着疼痛。

  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,原来医学上还有一个叫做(抑郁)的名词。

我记得我跟杨芷芷说要插本,我说我的人生不想被人安排时,她脸上有闪过莫名的悲伤。当时我以为她的人生是被她母亲插足太多的缘故。

  这是长江大学的一种优良的传统。每一个人都想将自己曾经所遇到的帮助,加倍的传递给下一个人。

记得我在她感冒时递上特意去后门买的凉茶时,她感动的稀里哗啦的。她说,我让她想到了她的母亲。

  我们都知道,所以我们在宿舍里最开始都尽量展现自己是一个和蔼的人。

而过后我才知道她虽然家里有钱,可是却是单亲家庭,而过后我才知道,她究竟有多爱她的母亲,一如她的母亲爱她,尽管芷芷带着病也让她任性去大学。

  离开父母的那种无休止的督促,我相信~大学的天空,无比宽广。

    我在回避着社交活动,我闭门独居的造车。

  我没有上过大学,严格的说来,我只上过一个月的大学。——也就是说~我的大学宿舍生活只有一个月,或者严谨的说来,只有31天。我敢确定,因为我掰着手指头一天一天的数过。

  我是最早到宿舍的那个人——在学长无比热情的指引下。~当时他们帮忙拿着我并不是很多的行李,以至于我不好意思,空空的双手着都不知道是放在口袋,还是故作轻松的摇摆。

    而成为宿舍管理员更多的因素,是因为"长大"一直都是一个,我魂牵梦萦,无数次在梦里都想到达的地方。那怕是宿管,大学宿舍——也是贴近大学最柔软的腹地~去安静的守护,陪伴在左右,也挺好。

  只是一场车祸,我才发现我的家庭原来并不优越。生命也可以脆弱。

  我实话实说。

  我还可以跛脚。

本文由北京28官网发布于书评随笔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《这是我的大学舍友|不算大学的大学生活》北京

关键词: 北京28官网 日记本 短篇小说

上一篇:红卫兵之死(二)北京28计划网站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